8 thoughts on “【2017暑期召集令】快和老铁一起去支教吧

  • 2017年5月6日 at 12:46
    Permalink

    心水支教已久,希望组织上给个机会,可以普通支教,也小通一些乐理和器乐,希望给那里的孩子带去快乐和知识

    Reply
    • 2017年5月7日 at 17:46
      Permalink

      我们今年的特色支教成员已经在之前的比赛中确定啦~作为普通支教的成员也可以教乐理这方面的特长知识的!可以在进入队伍之后和其余成员一同商量!

      Reply
  • 2017年5月6日 at 19:59
    Permalink

    出发的日期是什么时候?

    Reply
    • 2017年5月7日 at 17:26
      Permalink

      预计是大一军训之后一两天,也就是7.21~8.5左右,不过具体还要看各个队伍内和支教学校联系的结果!

      Reply
  • 2017年5月7日 at 18:33
    Permalink

    最后做一次回应,之所以问这么多是因为学生和支教项目本来就是相互选择的关系,我的初中数学老师在师范毕业以后就在云南支教了三年,这是我关注这个活动的最初原因,如果没有参与过这样的公益活动就不能去调查,去发言提供意见,这难道不与公益的本质相悖么。选择在这里发表我的看法是因为我觉得每个想要参与支教的人都有权看到这样的讨论。但这段回应实在太长不太适合放在那样的限定字数的讨论区,这次就放弃了。
    我个人觉得作为你们的传统支教地,你们应该能够提供当地大体的政治经济状况,教学情况(包括当地的教学结构,平时的上课内容,升学途径)有多少人能够正常地参与考学。虽然有些人下山读小学高年级,初中,但这不是说他们就有能力走出去,他们教育的供养来源是什么,这些家庭的经济状况对他们的教育是否能供养到高中(暂没有助学贷款),政府在这方面是否有投入。此外,当地家庭对于教育的诉求是什么,孩子们自己的诉求,尽管没有条件做回访,但一个固定的支教地至少是有条件作对前一年成果的跟踪调查的。你们是否让他们中至少一部分相信了凭借知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而我觉得这些信息对于个人选择适合自己能力与方向的支教项目以及参与支教之前是有必要的。(确实没有找到一份较正式的回顾,如果有希望能提供)
    既然你们提到不是凭一腔热血就能改变东西,这就说明这样的活动更应该考虑更多的可能。网络上能搜索到的新闻在2014年戛然而止,如果这样被遗忘的情况仍旧没有改变,如果我们此刻能够做的只有给孩子们希望然后等待他们被重新关注。我们至少应该试着进行一次详尽的社会调研,如果有这样的材料就应该让它早日见诸于公众。尝试着去与媒体合作,推动这样被遗忘的黑户再次得到关注。我对于公益的想法是为自己看到的东西做一点点力所能及实质性的改变。如果无法做到,我们所推动的就只剩公益这个词在我们的社交圈里的影响力,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改变是不够的。
    关于支教培训的问题。如果你们筛选出的成员不是都有过这种直接公益的经历的人。那么很多培训的内容可能都会有通用性,如此阶段孩子的心理状况与特点,如何与这样的孩子更好的沟通,如何安排教学内容撰写教案把握现场纪律。我承认对这方面并不了解,但也正是我想要了解的原因,在报名之前了解到支教要求我们掌握什么样的内容,需要培养怎样的能力,对支教的具体流程能够有更多的了解才能促进一些人走进支教。个人认为一些针对具体项目的具体注意事项才是需要再队伍成立之后再行安排的。
    祝好运及贵活动能够办的更好,为需要帮助的人们做出更加切实的改变。

    Reply
    • 2017年5月7日 at 23:30
      Permalink

      同学你好!感谢你的提问,我们的回复如下:
      1.你在问题中提到,“如果没有参与过这样的公益活动就不能去调查,去发言提供意见,这难道不与公益的本质相悖么。”我们完全同意你的意见,因此,我们从没有试图阻止你发表意见,我们只是就你的提问提出我们自己的想法,此外,我们尊重你的用心,但是调查二字,绝非查查几篇新闻就能承担的起的,以马头坡道明小学为例,我们在去年支教之前,积极联系了往年的支教队员、当地的老师,甚至尝试过联系当地教育局的人员以了解当地的教学情况;在支教的过程中我们进行了十余家的家访,了解当地的生活条件、问题等;在支教结束之后我们又整理支教过程中记录的问题,在查找相关的文章后得到了一篇总计11918字的调研报告,尽管如此,我们依然认为我们做的并不够,今年也计划会有更明确的改进。都说评价一台冰箱并不需要学会制冷,评价一次公益活动也并不一定要去过,但是我们认为,想要形成自己对当地问题的见解,至少要付出足够多的经历详细了解当地的情况才行;
      2.您希望我们进一步探寻的情况,包括经济状况、教育情况、当地家庭对教育的诉求等我们在去年支教时都有过关注,我们已经通过后台为你发送了上文提到过的去年支教的调研报告,在报告中我们详细的记录下了我们调研的结果,以期能有一点改变的可能。至于你提到的“是否让他们中至少一部分相信了凭借知识能够改变自己的命运”,如果答案是“是”的话自然是我们期望看到的,但是很抱歉的是,我们暂时并不能想到一种可靠的办法去证明我们的期望,如果你能想到一种可靠的度量方式的话,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十分欢迎并衷心感谢;
      3.关于与媒体合作的问题,我们在调研报告写成之后也有过这样的想法,包括曾经考虑过联系澎湃新闻、南方周末等知名媒体,让他们的状况受到更多人的关注。我们最终没有这样做的原因在于:我们又重新评估了一下自己的调研报告,最终认为如果将其作为一篇新闻报道发表的话,其专业程度还不够。尽管我们每一个人都很用心,但毕竟写作者大部分为大一新生,能力有限,我们在数据获取的途径、探究问题的方式、解决途径的思考深度等方面都存在很大的不足,从专业的角度来看,还是显得粗浅、简单。在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们对去年调研报告的定位是:力求完整、全面地反应我们所看到的现状,为今年及以后支教过程中进一步寻找解决方案铺路。你提到自己对于公益的想法“是为自己看到的东西做一点点力所能及实质性的改变”,我们完全同意你的观点,并觉得按照你的定义,我们是问心无愧的,因为我们不止于仅仅提出这样那样的问题,而是真正用心的试图做一些改变,并为更进一步改变打下了基础;
      4.关于支教培训的问题,我们在之前的回复中提到过,我们将会请来“学而思”专业的辅导老师和美丽中国的讲师等。美丽中国的讲师都有过长期支教的经历,在“此阶段孩子的心理状况与特点,如何与这样的孩子更好的沟通”等方面都有很丰富的经验,学而思的老师长期从事这一年龄段孩子的一线教学,对教案准备以及课堂节奏的把握有着很深刻的理解,当然,关于支教准备的一部分计划,我们将在后续推文中推出,欢迎你的关注;
      5.最后,我仅代表个人发表一下看法,希望你看了之后不要介意。回顾一下您提出的问题:“如果无法做到,我们所推动的就只剩公益这个词在我们的社交圈里的影响力,我个人认为这样的改变是不够的。”、“如果你们筛选出的成员不是都有过这种直接公益的经历的人”、“如果有这样的材料就应该让它早日见诸于公众”。可以看到,您的思维方式都是想象一种“如果”的情况,然后默认我们不曾做到或者不曾努力过,最后提出自己对支教活动的批判,这难免有“稻草人假设”之嫌。当然,因为我们双向选择的双方存在着信息不对称,您不了解我们做过些什么很正常,这也正是我们开设评论区的目的。不过您没有必要在不了解情况的情况下就忽视我们曾经的努力。我承认我们有做的不够好的地方,有一些是客观条件所致,有一些是经验不够,不过我们一直都在不断改正,尽力做到最好。我们更希望的是,如果可能的话,您,和我们一样,作为一群对公益问题有自己思考的人,与我们一起寻找这些问题的解决方案,或是在一些问题解决不了的情况下尽力实现公益的价值,而不是想象出这些问题之后为我们的努力宣判死刑。当然,凤凰非梧桐不栖,我们反思自己往年的支教,有遗憾的成分,毕竟会存在着一些可以进一步解决的问题,有无力的成分,毕竟大学生短期支教,能力和影响力都有限,我们只能说会尽最大的努力做到最好,如果最终没有达到你心目中的期望,我们将表示非常遗憾。
      再次感谢你的提问,如果希望进一步交流的话,我们随时欢迎!

      Reply
  • 2017年5月8日 at 10:47
    Permalink

    这个算是学校要求的大学生要进行至少一次的暑期社会实践活动吗?

    Repl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