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六点,当大家还在睡梦中,一阵手机铃声便把我唤醒。我麻利地穿上衣服,顾不得洗漱,拿起钥匙,匆忙跑向学校大门。当我靠近大门时,就已经听到等不及的高三班的同学们背单词的声音。他们的成绩并不是很好,有些人甚至考上二本也有困难,但他们仍然坚持着,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来改变命运。为此,他们提早与我们联系希望补习,即使放暑假还是六点起十二点睡。他们不愿错过任何机会,也不愿浪费任何时间。我打开大门,他们迎着朝霞迈进校门,笑着和我打招呼。

陪着高三班的同学去了教室之后,我回到寝室洗漱完毕,去街上吃了个早饭,便到了办公室,整理、准备今天的上课内容。大约八点左右,其他的队员也吃完早饭,陆续来到办公室。大家一边准备上课,一边聊着这两天课堂上、家访过程中发生的故事。支教已经进行了一周,我们对大部分的孩子都有了或浅或深的了解,发生在他们身上的故事总能给我们带来一些欢声笑语或是辛酸苦楚,这也成了我们支教生活的动力。

八点半,上午第一节课正式开始。我要上初三(2)班的语文课。按照前几节课的惯例,我给他们分享了一首唐诗,然后开始讲解一篇文言文。孩子们似乎都听得很认真,把黑板上的内容认真地记录下来。可是当我提出一些上节课讲过的问题时,他们中的大部分人还是露出了迷茫的神情,只有稀稀拉拉的回答声。当我将知识再讲解了一遍然后提问时,大部分同学都说出了答案。这节课并没有完成预期的内容,我想可能是我对他们的程度不太了解,讲的太过简单,接下来或许应该讲的详细一点。

初三(1)班的语文课内容与(2)班相同,但进行地比(2)班更加不顺利。(1)班的同学比较内向,虽然没有人讲话影响课堂纪律,但整个课堂的气氛偏向沉默。当我问出问题时,他们中的很多人都已经理解了,但却只有一个人低低的回答声。我想起了第一节课时让孩子们用一种物品来比喻自己时,很多孩子都说自己像含羞草。在课堂上,他们就像是含羞草,不愿意勇敢地将自己的想法讲出来,而是将之深埋心里。虽然我也采取各种方法来调动他们参与课堂的积极性,但效果并不大,或许更深入地交谈才能了解到他们心中的想法。

结束了上午的课,孩子们有的回家吃饭,也有的继续留在了学校。初三(1)班的语文课代表小欢就继续留在了学校。她家住在接近山顶的地方,上个星期去她家家访时,我们走了近两个小时路才到她家,其中还有好几段泥泞的小路。午休时间虽然有三个小时,但依旧不够小欢来回一趟。所以,她在校外的餐馆里随便吃一点,剩下的时间就呆在学校。有一次她看到我们带来了棋类,就想要我们教她下棋。于是我便教她下最简单的跳棋。自此,每天中午吃完饭,我便与她在教室的角落下跳棋。开始时我还需要指点一下,现在她已与我旗鼓相当。而角落里也从只有我们两个下棋,变到了一大群人围观。

下午没有课,我便去听了一节初三的音乐课。相比起文化课,孩子们参与素拓类课程的热情明显提高。因为最后有一个合唱比赛,所以音乐课孩子们练起了他们的合唱曲目。孩子们一遍遍地唱着“我们一起努力,我们永远珍惜,成长岁月里,我们是团结的集体,相信我们会创造奇迹”。我的思绪也因此飘了很远:虽然我们支教的时间不长,但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与孩子们在一起学习,一起玩乐,我们终能给孩子们带去一些不同的东西,这段时光,必将被我们铭记和珍惜。

在下课的间隙,我在楼梯上碰到了初三(2)班的语文课代表小莉。她问了我一个一直被大家忽略的问题,一下子引起了我的思考。她问:“‘风’字应该怎么发音?”她的老师说,标准的读法是“feng”,但她平常读的都是“fong”。这个问题本身很简单,但其中却隐藏着更深层的问题。这里的孩子说话时普遍带着口音,普通话都不标准,开始时我们听起来很费力。后来,我们努力去适应他们的口音,而不是纠正他们的读法。但当孩子们走出大山,这样一口带有浓重口音的普通话,会不会让他们在事业的发展上遭到挫折,会不会使他们遭受到歧视,都是可能出现的问题。我想,或许,我们应该在这方面给予他们一些帮助。

结束了今天的课程,吃过晚饭,时间到了下午6点。这里的天暗得很晚,此时的天气才刚从下午的闷热中恢复过来。迎着偶尔吹来的几丝凉风,我们开始了今天的家访。今天我们家访的四户人家家住的比较远,道路情况也比较差,一位队员还因此摔到了泥里,但大家还是兴致高涨,一路哼着歌走访人家。四户人家中,我印象最深的是小艳。她家里的情况并不是太好,父母年龄大了,只能在家务农,她还有一个姐姐在外打工。说到未来的打算,她有点哽咽,她想要上重点高中,但由于学费太贵,她只能选择一所教育质量相对较差、但能够免除学费的高中。我们也感受到了小艳的酸楚无奈,希望能够记录下她家的情况,回杭后联系到爱心人士,对小艳给予帮助。回到学校已是晚上十点半,我庆幸自己提前准备好了明天的课程。我整理了一下今天家访的记录,然后将今天所遇到的问题记录到本子上,以便更好地准备课程。

时针指向11,寝室的灯悄然熄灭。为了保持良好的作息,我们每天都在晚上11点左右关闭电闸,上床睡觉。我合上记录本,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睛,回想着高三孩子们的梦想、语文课的烦恼、小莉的问题和小艳的辛酸渐渐入睡。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通讯员:徐婷婷

By浙江大学学生心系西部协会赴贵州黔西太来中学支教队

支教一日——2014贵州黔西队新闻稿4
Tagged 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