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月26日,是我们抵达平头山道明小学的第八天,粮食储备所剩无几,所以今天大家的任务除了走访当地居民,了解他们的生活状况尤其是孩子的学习、成长环境,并对当地水资源利用情况进行调研,还有一件同样重要的事情——下山“觅食”。

八点多吃过早饭,我和刘志成、吴升伦组成“平头山三壮士”,拎上背包直往山下。虽然下山不费攀爬之力,但是山路十八弯,走过一弯还有一弯,走过土路还有马路,仅是走路下山就花费了我们两个小时。

下了山,还只是开始,山脚离市中心仍有8公里距离,徒步实在费时费力,可是郊区既无公交也无的士,我们尝试在路边招手拦车,然而相继截车10次无一成功,我们只好靠着手中的手机导航,一步一步缓慢地向市区走去。幸而10分钟后遇上一载人三轮车师傅,在他送我们到公交站后,我们坐上公交车赶往市区大超市。

吃过午饭,在超市购足猪肉蔬菜药品等,我们踏上返途,再次回到山脚下,已是下午2点半,云南虽然气候凉爽,但是午后的太阳火辣辣,晒得土路上热气逼人。三人两把太阳伞,走走停停,半小时后回过头已经看不到山下的加油站,返途未过半,我们三个“壮士”却已气喘吁吁,看来只能寄希望于过往的车辆了,“上天不负有心人”,不一会儿我们三个搭上了一段顺风车。

到了下午3点半,我们三个下了车,望向远处的山顶,那就是我们要回去的平头山小村庄。“接下来的路就只能靠自己的脚咯!“我拿出手机放起摇滚,以此来激励我们三个继续往上走。正如梦想近在眼前,却也远如天边,平头山村庄就在头上不远处,但是你不能跨越山谷,不能攀爬悬崖,你只能用脚丈量山路的曲折绵长,你需要一股强烈的征服山巅的欲望。然而,给自己注入一注强心剂不能确保我们尽快且安全地回到学校,有时理智的头脑清晰的判断更重要,因为在强撑着走过一段又一段的山路后,我们几乎要奔溃地发现我们走错路了。深思后我决定爬上路边小山的山顶,以探清回到平头山的路,卸下背包后我一鼓作气,有惊无险地爬上山顶,更值得庆幸地是平头山就在不远处了。然而,福兮祸之所倚,虽然我爬上山顶,也知道怎么回到平头山,但是前方有一批野狗冲我怒吼,我无法进入村庄,再者我联系不上还在路上等着我消息的另外两个伙伴。在这进退两难的时候,当地几个来此施肥的村名出现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和另外两个队员顺利“会师”并成功抵达“学校”。

回到学校的我们已是疲惫不堪,虽历尽艰辛但总算将粮食运到学校,此刻我们三个也能舒心地说一句:“山再高,只在我们脚下;路再远,定有我们足迹!”

文/陈捷润


By 浙江大学学生心系西部协会赴云南开远马头坡村道明小学支教队

不惧层峦叠嶂山上人,不过千里逶迤脚下路——2015云南开远队纪实III
Tagged on: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