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平头山已有一段时间了。其间,大雨倾泻不止,每天都是冷风阵阵。平头山道明小学没有厕所,没有澡间。很多电器是坏的,饭都煮不熟。出校门得穿胶鞋,但山路泥泞,绝无可能下山。没有村里人来学校和我们说话,我们也不敢去寻求帮助,被大雨困在学校,看着少的可怜的几个学生,心情阴郁。

上课,孩子们遵守纪律,也认真听讲。他们更聪明,理解能力也不错。可是,没有孩子和老师聊天,没有孩子拉着我们去玩游戏。总觉得少了些什么。道明小学从里到外似乎都是冰凉。

今天,雨停了。久别的阳光洒在校园里,或许是因为海拔高,这里的阳光格外热辣。远方高耸的山脉在阳光下色彩分明,不同的绿色勾勒出粗犷的线条。云离得那样近,淡如薄丝,仿佛触手可及。雨雾散去,美丽的红河山谷更加宏伟清丽。站在校门口的老妇人向着远方守望。她戴着黑色的头巾,裹着发髻,露出黝黑发亮又布满皱纹的额头,穿着长袖的条纹上衣,下身是黑底红纹的苗族短裙,小腿绑着绣花绑腿。她向山坡上大声呼喊,然后从山头悠悠传来一声回应。村子终于醒了。

孩子们也醒了。

这两天,又有不少孩子加入了我们的课堂,还有人带着自己的弟弟妹妹来上学。他们的弟弟妹妹不会说汉语,却带来了一片欢笑。操场上出现了孩子们的身影。拍球,踢球,跳皮筋,捉迷藏,阳光下他们赤着脚,在火热的地面上跳跃。一下课,孩子们涌进办公室借阅图书。一时,“报告”声不断。学校恢复了生机。也许,孩子们不是我们想的那样。只是连日的阴雨和一时的羞怯让他们沉默。

晚上的操场更加热闹。旗杆周围聚集了一大群“学生”。小的还不会说话,大的已经五年级了。五年级的陶进伟兴致勃勃地教我们用苗语数数,聊起村里的情况,侃侃而谈。其他孩子聚在我们周围,倾听或起哄。女孩子们唱起了苗语歌《采蘑菇》。我们让她们跳舞,她们只是羞涩地笑。最大的女孩子大方地问男老师要电话号码,让我们又惊讶又好笑。孩子们敞开了心灵,毫不羞怯地讲述,询问,倾听。

有些孩子的家长也出现在学校里。一个孩子的母亲给我们送来了她新采的野生菌,我们知道这在城里可以卖很贵的价钱,但她执意送给我们,让我们煲了一锅好汤。一位奶奶邀请我们去她家洗澡,让女老师们格外开心。还有一个孩子说,家里有汽车,如果我们需要的话可以送我们下山。整个村子的“坚冰”仿佛在一天之内融化了,道明小学到处充满着温暖。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这原始的高山之中的民族,仍在用淳朴打动着我们。阳光,空气,水,一切都那么轻盈透明,就如孩子们的笑容一般。让我们丢掉之前的不好印象吧。真正的支教生活才刚刚开始,我们会用同样真诚的心去面对孩子们。

2014.7.23

雨过天晴——2014云南开远支教队通讯稿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