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篇新闻稿转自新华网陕西频道(点击查看原文)

初到文安驿

7月4日,延川县文安驿中心小学,平时极少有音乐课的学校里却传来孩子们阵阵欢快的歌声。循声而入,教室里,一个戴着眼镜、看起来文文静静的女孩儿正忙着给孩子们上音乐课,她一边弹电子琴,一边纠正着孩子们不正确的发音。白色T恤上”浙江大学学生心系西部协会”的字样告诉我们,她是来自浙江大学的学生。

这个女孩名叫陈曦,来自天津,是浙江大学求是学院丹青学园人文1008班的学生。今年暑假她没有选择回家,而是跟随学校的暑期实践团,千里迢迢来到革命圣地延安,为延川县文安驿中心小学1到5年级的学生教授音乐和素拓课。和她一起来的共有13个人,都是浙江大学学生心系西部协会招募的支教队员,根据所学的专业和个人专长,他们分别被安排教授英语、地理、音乐、美术等科目。

说到自己对文安驿小学的印象,陈曦说:”由于条件所限,这里的孩子与外界接触比较少,与同龄的城市小孩相比,知道的东西少,与人交往的能力要差一些。有些孩子不敢抬头讲话,不敢正视你的眼睛,甚至在上课时也只是蜷缩在教室最后面的角落,他们只是静静的活在自己狭小的世界里,小小的心门锁得很紧。”陈曦告诉记者, 刚开始给孩子们上音乐课的时候,她曾经很努力地想让他们把每个音都唱准,节奏强弱再分明一点,再加一点感情,可现在她不这样想了,音乐本身就是为了带给人快乐,只要每个孩子在唱歌的时候都是笑着的,即便调子和节奏都不那么准确,又有什么关系呢!

而来自河北的队员马彦楠则被文安驿孩子们的腼腆和纯真所感动,她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我不能带他们走出大山,但是我愿意让他们坐在我的肩膀上,向山外多看一看,心底多一些好奇和想法。

“许多落后的乡村常常因为教育设施不到位,使得学生接触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这里正好相反,设施基本上都有,只是很少有人用到它。”支教队员刘东启更多地关注到了这里的教育资源,尤其是师资力量的贫乏,他感慨地说,”城乡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现象一时还难以改变,我们只能利用暑假实践的机会,尽自己的力量多教给他们一些课本以外的知识。”

心系西部的”90后”

支教队队长是一个名叫江婧嫄的延安女孩,浙江大学农林经济管理学院大二学生,今年刚刚21岁。据她介绍,浙江大学学生心系西部协会2007年3月成立,是目前东部地区高校内成立较早的以西部问题为主题、以引导大学生”了解西部、关心西部发展”为目标的公益实践类社团。协会成立3年多来,成功举办了很多富有实践意义和创造性的公益活动,其中包括协会品牌活动暑期西部支教调研、图书义卖,创新活动文字温暖心灵、创意笔记本义卖、园丁助手之电子支教、图书馆西望角,特色活动西部图片展、爱心文具换香囊、袜子娃娃传真情等等,在校内外形成了广泛的影响力。另外,也积极出色地承办了”美丽中国”中美青年联合教育实践项目浙大招募仪式、”情系玉树,大爱无疆”今日早报订报募捐活动。已经形成了别具一格的社团文化氛围,有着旺盛的生命力。

江婧嫄告诉记者,每年7月,都是浙大心系西部协会踏上西部之旅的日子。今年,协会的西部支教活动共分4组,第一组前往云南省大理州永平县第二中学,第二组赴陕西延川县文安驿中心小学,第三组赴云南省大理州云龙县新山完全小学,第四组赴贵州省黔东南州从江县雍里乡敖里村敖里小学。

赴陕西支教队的13名成员,除了一个1988年出生的研究生外,其余12名都是 “90后”。他们7月2日早上7点多从浙江大学出发,辗转30多个小时,直到7月3日下午才到达目的地–延川县文安驿中心小学。由于学校所拨经费十分有限,十几天的支教活动中,队员们只能从各方面节省,日子过得很清苦。方便面已经是家常便饭,菜不敢多买,不够吃的时候就几瓣洋葱可以吃完一碗白米饭。虽如此,但这些以往曾被贴上”个性”、”颓废”等各类标签的”90后”年轻人却显示出难得的坚韧与从容,没有一个因此消极或抱怨的。

在文安驿种下梦想

为了让这些没有走出过大山的孩子知道外面的世界是什么样,负责教授地理课的李家明特地准备了一些城市的图片,一张一张放给小朋友们看。”每讲一个城市,我都会找出一些和这个城市有关的有特色、有意思的故事讲给他们听。”李家明说,”孩子们听得特别认真,多少天后还能记得课堂上的细节。”

十天的支教活动除了正常上课,支教队还为孩子们组织了演讲比赛,让他们知道什么是演讲,怎样表达自我;举办了趣味运动会,让孩子们在玩耍中学会竞争、学会团体合作;进行了知识竞赛和文艺联欢,开阔了他们的视野和知识面,丰富了他们的课外生活……而最让孩子们感到有趣的是这些大学生老师带着他们一起种梦想。

那真是一个充满希望的下午,李家明找来一个大大的矿泉水瓶,用彩纸剪出树的枝干和花朵把瓶子点缀起来,队员虞方希特地折了一个粉红色的桃心贴在瓶口处,然后在瓶子上写了”梦想瓶”三个字。孩子们把自己的梦想认真地写在老师发给的彩纸上,然后折起来,用丝带捆好,塞进梦想瓶里。他们来到院子里的一棵松树下,先挖好一个大坑,郑重地把梦想瓶埋进去,然后一铲子一铲子地把坑填平,最后还不放心地上去多踩几脚。

“老师,我们种下的梦想真的会实现吗?”有孩子抬起头问道。

“会的。等你们长大再来这里,打开梦想瓶,看看自己的梦想实现了没有。”

“这里的孩子们不是没有创造力,不是没有想法,也不是不会动手,他们实实在在是缺少一种启蒙和引导。”陈曦清楚地记着那一次上素拓课的时候,她让孩子用废报纸自己做衣服。孩子们做出来的东西让她无比惊讶,甚至说自愧不如。有西部牛仔风的坎肩,有漂亮的百褶裙、流苏裙,有各色的帽子,还有老虎鞋……

“其实,在带领孩子们种梦想的时候,我们也把一个梦想种在了文安驿,我们希望这里的孩子可以早日得到更好的教育,在人生起步的黄金阶段,能充分发掘出他们那些珍贵的潜质。”陈曦说。

和他们一起成长

十天的支教活动很快结束了,大家开会研究离程事宜,13个人突然心里都酸酸的。

上午,孩子们偷偷地给他们寝室放了一大袋李子和一束乡间的野花,附了一张责怪老师这么快就离开,恳请他们留下来的字条,和一封描了花边贴了米老鼠、喜羊羊的”情书”–老师我很爱你,你爱我吗?

最后一天的课上得很”艰难”,陈曦一进班,曾经偷偷给老师手里塞糖的安玉荣就凑过来跟她说:”老师我想送你一个礼物。”那是她亲手画的一幅画,画面组成很简洁,蓝天、白云、房子、大树,这就是孩子眼里简单而纯净的世界。

五年级的刘婧从家里带了一袋杏送给老师,不多不少,每人一个……

曾经在漫画课上把身材胖胖的李家明老师比作猪的胡欣悦哭着对李家明说:”老师,对不起,我不应该那样叫你,其实我们都很爱你。”一时间,所有的孩子都哭红了眼睛。

还有什么事情可以幸福过–你爱的那些孩子们,恰恰也爱着你呢?

时间太短了,队员们只能感慨他们的到来只来得及发现,而无法帮助孩子们解决实际问题;他们的离开在孩子眼中也许是残忍的,是希望之后的失望,欢乐之后的痛楚……来之前他们一直告诫自己:我们不是来悲悯贫穷,我们是来播撒希望的。但是最后他们甚至有些怀疑,究竟有没有给这里的孩子带来希望呢?

“不管怎么样,对我们来说,这一趟收获挺多的。”刘东启说,”我们从这里、从文安驿的孩子身上学到了很多东西,我们是在用一颗已长大的心和他们一起成长。”

其实,对文安驿的孩子们来说又未尝没有收获,至少从现在起,他们有了自己的梦想,而且亲手把这个梦想种在了土里,等待它生根发芽。

(本报记者 牛 敏)

浙大学生延川文安驿支教——新华网陕西频道报道西协支教活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